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快穿之大佬拿了渣女剧本

穿成反叛的恶毒后妈9

  

  “马,骑大马。”

稚嫩,细声细气的小奶音。

西禾笑了,起身一把抄起小娃娃,大步走向枣红马,翻身上马:“以后想要什么就要开口说话,你不说话,我怎么知道你想干嘛。”

小家伙吓得紧紧拽住她胸前衣襟,八爪鱼一样往她怀里钻。

西禾闷笑,双腿一夹马背,马儿立刻往前飞奔而去。

温暖的夏风迎面吹来。

渐渐地,小家伙探出一双眼睛,随即长大了嘴巴,被眼前的景色震惊了。

草地平坦柔软,风一吹,野草随风摇曳,漫山的红色花瓣撒满了天际,清脆的鸟叫声叽叽喳喳,远处农田一片片,稻草人伫立。

从小在侯府长大的小家伙,哪里见过这壮丽的山河?

此刻像个小乡巴佬似的,看呆了。

忽而,枣红马加快了速度,像一阵风在草地上狂奔。

小家伙瞪大眼珠子,猛然扑进西禾怀里,西禾直接大笑出声。

哎呀,没想到未来牛批轰轰的大反叛,现在胆子这么小!可惜没有相机,不然得给他录下来。

在书房忙了会儿公务,刚来到马场的孟煜川:“……”

他站在一棵美丽的花树下,静静望着草坪上策马奔腾的母子,衣袂随风飞扬,畅快的笑声传来。

青竹一惊:“世子爷!”

哎呦,少夫人胆子可真大,万一摔了小世子可怎么办。

孟煜川踏步走出去,青竹连忙跟在后面。

奶娘一看到世子,急急跑过来:“世子爷,少夫人她不顾奴婢的劝阻,非要带小世子骑马,小世子从未骑过,定是怕极了……”

迎着世子爷淡淡的眼神,剩下的话下意识咽了下去。

孟煜川移开目光,不远处,枣红马朝着他们跑了过来。

“吁——”

西禾拽住缰绳。

孟煜川上前几步,先看看她,再看向她身前的小娃娃,含笑:“感觉怎么样?累不累?”

西禾笑着戳了戳怀里的小家伙:“告诉你爹,累不累?”

小家伙呆呆仰头,一张小脸煞白。

西禾拧眉,嗯?难道吓住了?

青竹立刻道:“小的这就去请大夫!”

一炷香之后,众人回到客厅,小娃娃被奶娘抱在怀里,等老大夫开了副安神药后,小家伙终于回神。

奶娘差点哭出来:“小世子您没事真是太好了,不然奴婢怎么办。”

西禾尴尬得不行,早知道就不带小家伙骑马了。

孟煜川皱眉:“莫要在小世子面前哭哭啼啼。”

奶娘一噎,不敢哭出声了。

这般弄得,午饭虽极为丰盛,西禾却有些食不下咽,草草吃完就回了房间。

下午,睡了一觉,心情变好,西禾换身漂亮的粉色飘逸衣裙,打算去放风筝,绕过拐角,发现身后坠了只小尾巴。

绿芜有点迟疑:“少夫人,好像是小世子。”

西禾顿了顿步子,继而不停地往前走:“不管他。”

绿芜点头,随即吩咐下人去找小世子的丫鬟,偌大的庄园,若是出了事就不好了。

哪知,他们刚到马场没多久,小家伙被奶娘抱着也跟了过来。

一看到西禾,忙从奶娘身上下来,迈着小短腿跑到她面前:“骑马!”

西禾摆弄着风筝,笑道:“你不是怕得要哭吗?”

小家伙小脸红扑扑,瞅她一眼,低下头:“宸儿没哭。”伸手,小心拽住西禾裙子,“骑马。”

西禾没忍住,笑了,蹲在小家伙面前。

“想骑马?”

小家伙大力点头。

点完,似乎有点不好意思,羞答答朝她伸出小手。

西禾:???

这是让她抱他上马的意思吗?

一旁的丫鬟奶娘,惊得忘了动作,小世子,什么时候和少夫人这么亲近了?

西禾好笑地点了点小家伙的鼻尖,暂时放过了他中午让她陷入尴尬的事,拿着风筝站起来:“我们下午不骑马了,放风筝。”

她拿着一只老鹰,跑几步,风筝顺风而起,飞上高空。

小家伙嘴巴张成了‘0’形:哇!!!

孟煜川刚看完一封边疆来信,就听下人说,少夫人和小世子在草场放风筝。

青竹眼睁睁看着他家主子放下公务,拿着把折扇,风度翩翩朝着马场去了,这一回没有惊,刚走到草坪附近,就听到了小孩欢喜的惊呼声。

刚才西禾见小家伙喜欢放风筝,就给他一只漂亮蝴蝶,让他自己放。

小家伙放得开心极了,笑声欢快,但仍旧眼热西禾的老鹰,最后忍不住跑到她身旁,眼巴巴望着。

西禾最见不得小孩这种可怜巴巴的眼神,只能给他了。

孟煜川看到的,就是小家伙一边扯着风筝,一边让西禾快看。

西禾坐在草地上,十分捧场:“哇,宸儿好厉害,老鹰飞得好高啊,真棒!”

小家伙第一次被人这么直白夸奖,一张小脸都羞红了。

“拜见世子爷。”

下人行礼的声音。

西禾扭头,看到孟煜川笑眯眯走了过来。

他换了件月白色长袍,墨色长发披在身后,明媚的阳光下,愈发显得他美如冠玉,容仪清雅。

“世子爷。”

西禾随口喊了声。

孟煜川在她身旁站定,笑容温柔:“娘子。”

他有一双极为漂亮的眼睛,含笑看人时,极为深情,仿佛你就是他的唯一。

西禾不自在移开眸子,孟煜川在她粉色的脸颊上顿了顿,笑意渐深,掀开袍子在她旁边坐下,看着活力十足的小家伙道:“娘子尤擅带孩子。”

西禾忍不住歪头,这话认真的么?

她觉得自己最不会带娃了好不。

说话的空档,小世子一紧张,手里的风筝跑了。

小世子连忙跑去追,奈何风筝越飞越高,一溜烟飞到了远处的山上去了。

小世子瘪嘴:“哇——”

西禾转头:“看你,把你儿子吓得。”

孟煜川手里的扇子一时间扇也不是,不扇也不是,无奈讨饶:“娘子恕罪,是为夫错了,明日定还宸儿一个新风筝。”

西禾霎时红了脸:“跟你儿子说去,跟我说什么。”

她才不是他娘子呢。

急忙起身跑向小家伙,孟煜川笑着跟在后面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