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从县令开始的签到生活

第八百四十九章 你有这个资格么?

  

  “你,你究竟是谁?”

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,知府心中突然涌现出一丝不妙的不好的预感,有一个极其荒谬的想法涌上了心头。

只不过这个想法他不敢确定,更不能确定,会死人的。

可是越看他就越觉得是,越看心里就越是慌乱。沈钰到了,也就意味着他恐怕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付出代价。

这么多年了,自己一直担心一直害怕的事情,难道要在今日发生了么。

“知府焦恩明!”

突如其来的声音让焦恩明一哆嗦,不由自主的抬头小心的看了沈钰一眼,也正是这一眼让他完全确定了眼前人的身份。

曾经他也有过这样的眼神,只不过这些都随风而逝,被自己丢弃在一次次失望中了。

在这個武力至上的世界,强者才代表着地位,才有资格坚守自己的道义。

人家强,所以人家才能始终拥有这样的眼神。

而像自己这样的文弱书生,手无缚鸡之力,事到临头连保护自己,保护家人的能力都没有。

除了无能的哀嚎以外,还能做什么。自己曾经的坚守,早就被现实打击的支离破碎了,这样的眼神自然也早不复存在。

“焦大人,我知道你!”看着眼前仿佛陷入回忆中的焦恩明,沈钰缓缓开口,声音中透着几分失望。

“景隆二年俞州大旱,田野之间颗粒无收,无数百姓因此流离失所。”

“结果朝廷的赈灾粮款被贪污,以至于百姓饿殍遍野,伏尸千里。”

“当年你焦大人为了那些无辜的百姓,私开粮库,赈济灾民,活人无数,而你自己却因为这件事情被打入死牢。”

“后来陈行陈大人为你求情,这才让伱活了下来,并官复原职。”

看着眼前的焦恩明,沈钰长长一叹,谁又能想到当年如此爱民如子的好官会变成如今的模样,黑白不分,善恶不辨。

时间总是最好的整容刀,能让人变得面目全非。

“是啊,当年若非陈行陈大人,我或许已经被杀了。原来,当年之事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。”

仿佛想起了当年之事,焦恩明不由有些沉默,脸上的肌肉也多了几分颤抖。

“焦大人,你可知这世间清官无数,为什么我听说过你么?”

“因为每逢这样的天灾人祸,受伤的总是那些无辜的百姓。百姓多饿死,官吏却是个个脑满肥肠,最次的也能保证自家粮食不缺。”

“可唯有你,昔年俞州大旱,不仅是百姓被饿死,全府上下的官吏饿死者超过一半,连你家中老母和你三岁幼子都生生饿死。”

“此事每每想起,都让人感觉震撼,当年的焦大人所作所为的确令人钦佩。”

说到这里,沈钰不由横了对方一眼,眼神中的透着拷问,仿佛像是在问他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。

“焦大人,董雨之事明显是有人在推波助澜,有人想要搞臭他的名声,这一点你知府大人不会不知道吧?”

“你知道,你不仅知道,还从头到尾都在装糊涂。当年那个声名在外,赫赫有名的清官,如今又是何等模样。”

“还真是闻名不如见面,焦大人,你可真是个好官呐!””

“呵,好官?”被沈钰提及的往事刺激,焦恩明只是嘲讽似的一笑,仿佛是在嘲笑昔年的自己。

“好官是要付出代价的!沈大人!”深吸一口气,焦恩明压下了之前的所有情绪,抬头倔强的直视沈钰。

从这样的眼神中,沈钰看到了委屈,看到了不满,看到了愤世嫉俗。

“沈钰沈大人,我从来没有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与你见面!”

“我也从来没有想过会以这种方式与焦大人见面。”

“是么?”看着眼前的沈钰,年轻有为,意气风发,多像当年的自己啊。

可是人家有绝对强大的实力作为依仗,而自己什么都没有。所以人家才敢做许多人想干又不敢干的事情。

所以,他才能肆意的斩杀那些贪官污吏,随意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。

而自己只能一次次的被那些自己曾经厌恶的人打压,最终在一次次的头破血流中成为了他们的一员。

在听闻沈钰的事迹后,他也曾向往着这样的人生,幻想着有朝一日可以成为这样的人。

与此同时,焦恩明却又忍不住害怕,万一有朝一日自己即将面对的是沈钰,是这样一个对贪官污吏冷血无情的人,自己又会是什么样的下场。

会不会他也如同那些血淋淋的例子一样,落得个身败名裂,被无情斩杀的下场。

夜里不知多少次转转难眠,有时候连他自己都在嘲笑自己。

既然已经是坏人了,又何必要担心那些。可能正因为他坏的不够纯粹,所以才会担心,才会害怕。

可真当面对沈钰的时候,在最开始的混乱恐惧过后,当听到沈钰提及当年的自己之后,焦恩明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不是那么害怕了。

他没有错,错的是这个世道,错的自己没有如同沈钰一般的能力。

他甚至觉得若自己如沈钰一样的话,现在自己一定可以做的更好。

这一刻的焦恩明突然感觉好像轻松了许多,反正左右都是一个死,为什么不让自己死的稍微有尊严一些。

当那些让你觉得恐惧的事情,让你为此而惴惴不安的事情真正自己面前时。当所有的一切你敢于去面对的时候,就会突然发现。之前自己曾惧怕的,曾畏惧的种种,好像在这一刻变得不再可怕了。

“焦大人,董雨的事情不是误会吧。”

“是,真人面前不说假话,这的确不是误会。是有人想要董雨死,所以他董雨就得死。”

“草菅人命,此举与滥杀无辜有何区别?”眼神一冷,沈钰也没想到他能承认的这么痛快。

“焦大人,曾经的你不是这样的!”

“沈大人,你也都说那是曾经了。曾经的我为了自己的理想,为了自己的坚守,付出了我能付出的一切,可得到的又是什么,赞誉么?还是名声?”

“我告诉你,我得到是六年来年年贬谪,是周围不断的打压,是身边官吏的抵触和惧怕。”

“身边所有人都在害怕我,都在排挤我,他们生怕落得跟我昔日同僚一般的下场。”

“乃至于我的亲人都不理解我,都在埋怨我,你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日子么?你不知道!”

闭上眼睛,焦恩明有一种如负释重之感,临死之前他要将自己心中的愤懑全部都发泄出去。

“可即便是这样,我还依旧傻傻的相信,只要为民做主,只要能实现自己心中的报复,这一切都是值得的。”

“可有些事情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刻会是什么样的!”说到这里,董雨突然笑了起来,笑得让人感觉有些冷。

“沈大人,你知道你明明尽心竭力的为那些无知草民讨公道,明明牺牲自己的一切,赌上自己的一切为这些人而努力,而夜以继日的忙碌。”

“结果却被他们误会,乃至于这些愚民把你的至亲玷污,甚至是生生打死在你眼前的那种场景么,而这一切你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。”

“这些曾深受你恩惠的人反倒是伤你最深的人,将你的亲人,你的尊严统统践踏,这些你经历过么?”

“你什么都没有经历过,有什么资格居高临下来指责我。”

“你有这个资格么?你有么?”

7017k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