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恐怖复苏

第一千两百六十七章穷途末路

恐怖复苏 佛前献花 10639 2022-05-19 08:50

  

  “杨间,这里没有其他人,和我说一说你对这个何月莲的真正想法?她的存在已经影响到了整个局势的平衡,如果他站在总部的对立面,那么又是一个张羡光,不,甚至比张羡光的威胁更大。”

“当然,如果她愿意加入总部,成为负责人,对总部肯定是一件好事,对局势的稳定也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。”

“可是何月莲和我们不一样,并不是加入总部之后一层层筛选出来的驭鬼者,她类似于大海市的叶真,属于民间的高手,而通常这类人立场多数是不确定的,现在这個时间点,出现何月莲这个不确定因素不是一件好事。”陆志文接二连三的说道。

他和杨间离开了鬼邮局,此刻正在大汉市内转悠,他们在寻找王晗的位置。

根据陆志文的灵异指引,王晗应该就在这附近的某个角落。

杨间此刻睁开鬼眼,鬼域扩散,查探周围的异常。

很快,他发现了王晗的位置,当即他带着陆志文进入了一栋不起眼的单元楼内,在这栋住宅楼的某个房间,王晗昏迷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。

杨间走了过去,一把将王晗拎着起来,然后道:“陆志文,你对何月莲不放心,我也对她不放心,但是有些时候你必须得明白,何月莲目前掌控的灵异力量很可怕,我们只能争取她加入总部,站在我们这边,没第二个选择。”

“哪怕是干掉何月莲,可一旦她身上的灵异失控,又是一件S级灵异事件,或许说是SS级灵异事件更合适一些,而没有哪个队长愿意去处理这样的灵异事件。”

“队长也是人,如果可以的话谁愿意去招惹这样的麻烦?张羡光主要是要实行桃花源计划,如果他不这样做的话,他的死活队长一点都不会关心。”

“伱如果有什么其他的想法最好是收起来,何月莲的事情我会来处理,你不要去管,这件事情出了问题我也会负责,相反,如果其他人接触了何月莲惹出了什么事情,我会把那个人杀了,不管是谁。”杨间说着拎着王晗的尸体往外走去。

陆志文跟了过去,说道:“虽然对何月莲的初步试探已经结束了,她暂时没有其他什么想法,可等她适应了自身的灵异之后,以及全盘接纳了她口中说的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碎片,那么何月莲很有可能就不再会是何月莲了。”

“她会变成什么样子,没有人知道,灵异可是会影响一个人的。”

杨间脚步一停,转而看着他道:“你仅仅只是出自自己的担心,还是说你预知,感觉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?如果没有一些依据的话,你说的话就是废话。”

陆志文说道:“离开鬼邮局之后,我抽空画了一张素描,是有关于何月莲的,你可以把这幅素描画当做一种预知,和熊文文那样,只是熊文文可以预知全部,我只能预测未来的一个画面,而恰巧,画中有你的存在。”

说完,他摊开了那张画。

这是用黑色钢笔涂抹而成的素描画,而且墨水似乎都没有干,随手一摸,黑色怪异的墨迹就沾染在了手指上,在画中,杨间的尸体漂浮在一个黑色的水潭之中,而在旁边不远处就站着一个穿着嫁衣诡异的女子,虽然是黑色的素描画,但是依然可以很清晰的分辨出来,这就是何月莲。

“也许当时的她已经不是何月莲了,而是厉鬼也说不定,可是从素描之中透露出来的信息来看,你应该已经死了,而她就在旁边,虽然不能仅凭一个画面就断定她是凶手,但是在目前的灵异圈能干掉你的能有几个?”

“所以她的嫌疑是很大的。”

陆志文虽然语气僵硬麻木,但是却显得认真而又严肃。

这不是一件小事。

现在的杨间可是总部的执法队长,他一旦死了,总部会发生什么事情可想而知。

“又是预知我死亡的东西?”

杨间皱了皱眉:“以前我去岛国出差的时候,除灵社内有一台老式的放映机,任何人使用都可以把自己死亡的画面呈现出来,不过我做过实验,未来是可以更改的,灵异的预知不是百分百准确的。”

“那台放映机也预测了你的死亡?”陆志文问道。

“和你这差不多,不过画面之中没有何月莲。”杨间说道。

陆志文道;“两种灵异都预知了你的死亡,这件事情不会这么凑巧,我认为需要重视,至少得让这个结果不再发生。”

“假设干掉了何月莲,预知的结果依旧没有改变呢?”

杨间说道:“亦或者就是因为你的动手和猜忌,才导致未来的这件事情发生了呢?你相信灵异的预测?我不信,我更相信我自己多一点。”

陆志文沉默了一下。

杨间继续道:“这件事情就当做是没发生过,你什么都不需要做,我现在才是执法队长。”

说着,他将那张素描取了过来。

下一刻,阴森的火光笼罩,素描在火光之中化作了灰烬。

这素描是灵异的产物,对付这种东西鬼火完全可以将其焚烧殆尽。

“走吧,去双桥镇走一趟。”

杨间再次出发,他带着陆志文还有王晗的尸体再次折返了回去。

没有了鬼画的影响,杨间的鬼域可以轻易的覆盖双桥镇,甚至所有的居民都发现不了。

“陈桥羊不在大汉市,也不在双桥镇,他溜了。”杨间带着陆志文再次出现在了那栋废弃的小学附近。

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现。

杨间径直走向了地面上遗留下来的一个怪异的物件。

那是一个笼子,由骨头拼凑出的笼子,不过此刻笼子是打开的状态,上面还挂着一把老旧的铜锁。

毫无疑问,这是一件灵异物品。

杨间捡了起来,随手丢到了脚下的积水之中。

“陈桥羊的方向是这个方向没有错,他肯定是躲到更远的地方去了。”

陆志文此刻又在用那根钢笔指引方向。

钢笔的一头指向远处,那里就是陈桥羊所在的位置。

但是这种指引是有缺陷的,只有方向,没有距离。

“只要有方向把他找出来不是难事。”杨间准备出发。

陆志文却拦下了他:“我建议暂时还是算了,这个陈桥羊肯定已经跑远了,如果强行要追杀他的话,他可能会闹出不小的事情把很多无辜的人牵扯进去,我们或许能够杀他,但是却要承受一些不必要的代价。”

“相反,现在放过他的话,他只会永远的隐藏起来,不敢再露面。”

“有些人不处理掉,以后照样会弄出麻烦来,你怕现在出事,就代表着以后要出事,队长一起行动的机会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,这次错过了,下次我都不一定能够再找到他。”杨间说道。

“不要废话了,现在就出发。”

杨间拒绝了陆志文的建议,虽然他的这种想法没有错,可是少一个隐患肯定比多一个隐患要强。

更何况陈桥羊这个人知道大东市古宅摆钟的事情。

要是哪天去把那摆钟偷了,那引出来的麻烦可就更大了。

当即。

两个人再次行动了起来,朝着陆志文所指的方向而去。

然而陈桥羊距离他们所在的位置比想象中的要远得多,杨间跨域了一个城市,两个城市......五个城市都没有到达陈桥羊所在的位置。

“这家伙不会是出海去到国外了吧。”杨间目光一沉,他已经追到了王察灵所在的大东市了。

而且陆志文的方向所指还在前面。

这说明陈桥羊也不在大东市。

“以他的灵异力量,跨海去往国外也是能够做到的。”

陆志文说道:“他现在已经成了惊弓之鸟,真去了国外的话,有些事情还真不太好办。”

“在国外有国外的驭鬼者总部,我们被发现之后有可能会被阻拦下来......等等,位置好像变了。”

陆志文还未说完,忽的看见那根漂浮在纸上的钢笔突然转了半圈,指向了另外一个方向。

“他没有去国外,这家伙是知道我们在找他,所以从刚才到现在都一直在远离我们,现在他怕我们找到他,所以换了个方向逃跑。”

杨间二话不说,当即调转了方向,朝着钢笔所指的位置赶去。

陈桥羊或许能够长时间使用鬼域,但是鬼域之间也有范围大小。

“他没有去国外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。”陆志文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这都已经到了海边,陈桥羊居然要冒险折返回去。

这一动基本上想要再逃掉可就困难了。

杨间此刻鬼眼睁开,鬼域的范围在不断的变大,此刻已经可以笼罩一座城市了

如此大范围的鬼域朝着一个方向移动这种速度是惊人的。

很快。

在一座普通的小县城里,杨间的鬼域覆盖和另外的灵异产生了碰撞。

鬼域相互干扰。

一顶诡异的纸轿出现在了杨间的视野之中,那纸轿上有残缺,烧毁的痕迹,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火灾。

“陈桥羊你逃不掉了。”下一刻,杨间带着陆志文出现,拦在了这纸轿的面前。

鬼域之内火光浮现,从四面八方的朝着陈桥羊涌去。

属于他的鬼域在不断的被压缩。

抬着纸轿的纸人也停下了脚步。

“从大汉市追到这里,都不肯放过我,姓杨的,你可真够狠的。”纸轿之中传来了陈桥羊那咬牙切齿的声音。

杨间道:“上次你从大东市逃走,如果肯一直隐姓埋名的话我多半是不会去找你的麻烦,可是你不安分非要搅合进张羡光的这件事情中去,一次又一次,你这样的人太过危险了,我觉得还是处理掉比较好,不然下次你引起更大的麻烦我会后悔今天没有把你干掉。”

纸轿内的陈桥羊沉默了一会儿语气带着几分恳求道;“张羡光的事情我虽然有参与,但也是被迫无奈,毕竟我和他有旧,而且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情会闹的这么大,虽然我们之间有些误会,但我也是可以去改过自新的,给个机会怎么样?”

他此刻竟开始求饶起来。

看来陈桥羊也明白,今天被截了下来,很难再逃走了。

对方有追查自己的灵异力量,无论跑到什么地方去都没用。

“放过你?也不看看你做了什么事情。”杨间冷冷道。

陈桥羊继续恳求道:“这年头老一批的驭鬼者已经不多了,你留着我,我可以给你做事,帮总部处理灵异事件,将功补过,你杀了我除了解气之外什么也得不到,何必呢?正所谓展颜消宿怨,一笑泯恩仇,我们之间并无深仇大恨,现在张羡光他们失败了,我一个人也翻不起什么风浪,对你们也没什么威胁。”

“多一个帮手总归是一件好事。”

“留你容易生乱,一个像你这样的驭鬼者一旦生乱产生的影响胜过十件灵异事件。”杨间态度坚决,并不同意。

鬼域内的鬼火更加旺盛了。

此刻纸轿已经被点燃了,上面开始冒出了火苗。

陈桥羊不敢从纸轿里出去,他一出来大概率会被烧死,但是这样下去的话也坚持不了多长的时间,所以继续道:“不如这样吧,我帮你们处理二十件灵异事件,换我这条命,怎么样?三十件也行,四十件也行,你开个条件,我保证做到。”

“你这样的人反复无常骗一骗别人还行,骗我?做梦吧,当初王察灵的父母把你困在古宅不是没有原因的,你以前肯定没少作恶。”杨间不为所动。

陆志文也没有劝说杨间。

之前他可以劝杨间,但是现在人都逮住了,再劝就有些蠢了。

“你们如果真要把我赶尽杀绝的话,那我也只好鱼死网破了。”陈桥羊恼怒道:“你们之前为了追杀我,沿路经过了八座城市,十五个县城,我在那些地方都留下了一点灵异,我活着的时候那些隐藏的灵异不会失控,会被我束缚。”

“一旦我死了,厉鬼没有我约束,那就是二十几件灵异事件,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可就说不准了。”

陆志文目光闪烁:“杨间,你说的对,这样的人的确该杀,他之前所谓处理三十件灵异事件保命,多半是想自导自演,你放过他,他留下的灵异就会成为了他的功劳,杀了他,他留下的灵异就会闹出灵异事件,左右都是算计。”

“姓杨的,给条活路,大家以后相安无事,怎么样?”陈桥羊又试探性的说道。

“要挟我?”

杨间冷着脸踩着熊熊燃烧鬼火,大步朝着纸轿走去。

此刻纸轿已经燃烧了一小半,到处都是残缺的,里面坐着陈桥羊焦躁不安,犹如热锅上的蚂蚁。

“你以为我会受你要挟么?你想让灵异失控,用普通人的生命当筹码,那我就抹去你的意识,让别人继承你的灵异,如此一来,这件事情自然会有人解决,像你这种现成的驭鬼者身上的灵异力量可是最好继承的,连复苏的问题都没有。”

“糟糕。”

陈桥羊脸色大变,准备舍弃纸轿逃走。

“晚了。”

下一刻,纸轿彻底被火光吞没,周围的烈火更是阻拦了陈桥羊的退路,把他困死在了鬼域之中。

陈桥羊那刚滴落在地上的粘稠血液,立刻就被火焰吞没,那血液之中的灵异被燃烧殆尽,没起到任何的作用。

“姓杨的......”

他脸色扭曲,有些绝望而又愤怒。

刚一回头,一只焦黑手掌就掐住了他的脖子,随后漆黑的鬼影覆盖,直接朝着陈桥羊的意识入侵过去。

“安心上路,不会痛的。”杨间声音在耳旁回荡。

陈桥羊视线一阵模糊,意识开始消亡,他眼皮在迅速的闭上,

他外号叫牧鬼人,在身边没有鬼的情况之下,正面交手的能力并不强,甚至可以说有些弱,正是因为如此,他才会一直隐藏自己,尽可能的不露面。

很快。

陈桥羊的身体一抽动,他停下了挣扎,整个人软绵绵的悬挂在半空之中,翻起了白眼。

他没有死。

但是却已经是一个活死人了,因为他的记忆被杨间彻底读取了,意识被强行抹去了。

“活人只见鬼,生死不见牧鬼人?你的时代结束了。”

杨间一松手,陈桥羊脱手落下,他没有倒在地上,而是双目无神的站立在原地。

随后周围的火光消失,他的鬼域收了回去。

“一个无意识的驭鬼者,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实验对象,杨间,让我带走怎么样?我可以让他披着那张人皮,然后由阿红画出李军的脸,让李军在陈桥羊身上复活。”陆志文说道。

“有把握做到么?”杨间问道。

陆志文道:“他的灵异能约束厉鬼,也能约束人皮,这样的灵异很适合复活李军,成功的概率很大。”

“用在复活李军上的话我不会吝啬,给你了,顺便再把一个人带去。”杨间说完,他的眼前再次浮现出一个人影。

一开始这个人影是模糊的,后来越来越清晰,最后彻底的呈现在了眼前。

这是一个陌生的年轻人。

然而下一刻。

這个陌生的年轻人睁开了眼睛清醒了過来:“杨间?你又把我复活了?这次是什么事情啊,上次为了你我可跳湖自杀了,这次不会又想让我去死吧。”

“别废话了,一切的经历都在你的脑海里,我把那个陈桥羊一部分的记忆给了你,回头配合陸志文将一些城市里隐藏的灵异找出来处理掉,你知道那些地点。”杨间说道。

他需要一个工具人。

于是死了好几次的王善又被他复活了。

“好吧,我大概明白了。”王善叹了口气,有些无奈道。

陆志文看了看杨间,又看了看王善:“灵异产物么?不过居然有正常活人的意识.....不简单。”

“东西都给你了,剩下的事情就别再找我了,我对这些琐碎的事情不感兴趣。”

杨间对着陆志文说完之后身体就沉入了脚下的积水之后,然后消失在了眼前。

“也顺便送我一程啊,這里距离总部有点远。”陆志文说道,可似乎说的有些晚了。

“他一向如此,你习惯就好了。”

王善走过来安慰道;“这已经是我第三次,还是第四次复活,不知道这次我能活多久,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王善,以后还请多多指教。”

“陆志文,总部的队长之一,我有你的档案资料。”陆志文说道:“帮我背上陈桥羊的身体,我们也该走了。”

“没问题,杨间让我听你的,现在你是老大。”王善耸耸肩,主动背起了陈桥羊的身体。

下一刻,三个人的身形开始扭曲起来,随后消失在了原地。

陆志文也有鬼域,只是范围没有杨间那么变态罢了。

所以他还是希望杨间能够捎他一程的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