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大数据修仙

第三千零六十二章 算盘落空

大数据修仙 陈风笑 5246 2021-10-22 01:52

  

  列文两人间的争吵,瞬间就传遍了整个战舰——就算没有修者的神识,整个战舰也不大。

罗兰的态度很明显,我们就是在养伤,受到了修者文明的照顾,不能造成他们的误解。

但是列文上尉却执意认为,咱们遇到的军情比较复杂,有必要马上汇报给上级。

他们的争吵,冯君一开始并不想介入,谁会在意蝼蚁之间的喧嚣?

然而,随着争吵声音的升级,他有点忍不住了,“想走的就走,想留的就留,吵个什么?”

列文上尉一脸的坚毅,“我要离开,驾驶那艘单兵突击舰。”

没病吧你?冯君冷冷地看他一眼,“我可以送你一个救生舱,多了没有。”

“为什么没有?”列文上尉满脸的不解,“我们当时带着的,就是一艘单兵突击舰。”

冯君的眼里,冒出了古怪的光芒,“你这是……打算跟我讲道理?”

讲道理……也未尝不可吧,列文上尉想了想,他知道自己确实有点强词夺理,可是他真不认为自己讲道理会输,“咱们可以认真沟通一番。”

“但是谁跟你说的,我打算跟你讲理呢?”冯君怪怪地看着他,“凭良心说,我不是不讲理的人,可是我就很好奇……是谁让你觉得,你有资格和身份,跟我讲这个道理呢?”

列文上尉只觉得脸上一片燥热,“那先生就是打算……不跟联邦讲理了?”

“那我就更好奇了,你怎么觉得,自己能代表了联邦?”冯君脸上的表情,越发地怪异了,“林勇量跟我打交道的时候,都不敢打联邦的旗号……你觉得自己比他更有代表性?”

尼玛……列文真的差点想跳脚骂娘,咱不带这么坑的吧?

对现在的人族联邦来说,修者文明依旧是很神秘的存在,但是真正知道它存在的人,早就知道了,林副相跟修者文明之间的冲突,在私下都快被传疯了。

毕竟有陨石攻击了不止一个税警的驻地,这种惊人的手笔,哪里能封锁得住消息?

列文深吸一口气,缓缓地发话,“那就……救生舱吧,我希望是有独立求救系统的。”

“求救系统肯定有,”冯君一摆手,“然后那啥……还有谁想走?”

谁想走……疯了才走,不算罗兰,那俩联邦战士心里也是明镜儿似的,现在他们真不是逃兵,无非是脱离战场被人救了,安心养伤就好,离开的话,谁知道会遭遇什么?

途中可能遭遇虫族袭击,就算回到军队,救治条件如何也很难说,毕竟现在战况激烈,伤兵肯定不少,事实上哪怕得到最好的治疗,基本也就是眼下这条件了。

营级指挥舰的空间也不算大,但是冯君随身携带的医疗器械很多,有些器械就算去了军方战地医院,也要排队使用。

再说了,谁猜不到列文上尉着急离开的理由?那两位战士的军衔低于他,又不相互统属,就算立了功也跟他俩无关,那他俩吃傻哔了,放弃这么好的医疗条件去做无谓的冒险?

尤其是那跟列文吵架的上士,直接表示,“我就没听说过,疗伤期间还要被强行归队的!”

列文上尉心里大恨:咱们可都是联邦军人,你们的屁股歪到什么地方去了?

然而面对神秘的修者文明,他也不敢造次,只能狠狠地扫了两人一眼,然后挑选了一艘带推进的逃生舱,携带着营养舱坐了进去——其实他的伤势也远没有好,只是着急离开罢了。

被放出营级指挥舰之外,他还悻悻地回头看一眼,随手在仪器上定下了坐标,“一帮懦夫,等着接受审判吧……咦,战舰呢?”

就是一眨眼的功夫,整个营级指挥舰就消失在了他的面前,没有任何的能量波动,就是凭空消失的,仿佛此前这里什么都没有一般,异常地平静!

“糟糕!”列文的脸色一变,他着急离开,就是想要汇报神秘文明的存在,尤其是战舰坐标范围,否则的话,他的汇报还有什么意义——谁不知道对方已经参与对虫族的战斗了?

“这次着急离开,草率了啊!”

岂止是草率?晨阳真仙还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冯君聊天呢,“这就把人放走了?”

“逃生舱外面,我涂抹了点虫子的气息,”冯君很随意地回答,对于某些行为,他不打算放纵,“看他运气怎么样了,如果能逃回去算他命不该绝。”

“还是心软了,”晨阳真仙一点都不觉得他辣手,反而是表示,“我还说直接用神识抹杀算了,没有谁能冒犯了咱们而不付出代价的!”

天琴修者做事就是这么率性,青平真人会帮罗兰偷偷疗伤,晨阳却是看不惯列文一直排斥己方,还想借此建功的想法,很自然地想到了随手抹杀。

“他有防护头盔,”冯君笑着回答,“救生舱也能阻挡一些神念攻击,我倒不是担心前辈做不到,而是这样的攻击会留下痕迹……抹杀这么个小虫子,又何必脏手呢?”

晨阳不以为意地扬一扬眉毛,最后还是说了一句,“知道是咱们做的又如何?”

没办法,天琴修者大多都是这尿性,觉得自己占理的时候,根本不会考虑对方感受。

然而这种心态,体现在青平真人身上,就是另一种形式了,他将罗兰照顾得很好,几天下来两人已经是相处得极好的朋友了。

罗兰的身材也有点偏向于联邦人族,相对粗壮一些,但是在联邦里肯定算苗条的,而她的相貌也非常符合天琴修者的审美,简单来说就是一个相对丰满的美女。

不过她的气质是比较精悍的,比普通的天琴修者还要中性一些,即便是不说话,别人一眼看上去,也能猜到她是军人或者警察。

而且她的身手也不错,联邦倒是没有古武什么的,但是有体术、散打和军中格斗,锻炼都相对科学,而近身搏斗的能力,比地球的普通武者也不遑多让,

用罗兰的话来说就是,她出身于体术家庭,战斗能力冠绝她所在部队的女兵,哪怕是男性军人,也只有寥寥数人能赢得了她——其中就有她的哥哥。

青平一开始跟她接触的时候,还记得保守天琴的秘密,但是不知不觉间,他就吐露了不少东西出去,晨阳真仙和冯君也都只是冷眼旁观。

天琴修者之间相互的约束不多,同门或者同家族内部,也许可以劝说一下,但是不同势力之间,基本不存在谁指责谁的问题,哪怕晨阳是真仙,也不能如军队一般要求青平做事。

当然,青平也必须遵守一些底线,比如说不能声称自己来自外部世界,也不能将天琴的势力分布明确告知对方,包括一些修行知识之类的,这都是修者社会对其他文明的禁忌。

类似的禁忌,除了底线之外,其实带有相当的主观性,主要是说你屁股坐到那边了。

做个假设,万一某个修者被虫子抓住搜魂了,泄露的信息能算他的责任吗?当然不会。

青平和罗兰的交流也是这样,他说得稍微冒一点,晨阳和冯君根本不会过问。

两人心里很清楚,修者们在虫族世界起码还要攻略个百八十年,很多消息根本就不可能瞒得住,唯一的区别是能瞒多久而已。

这次是青平和晨阳被人族联邦的战士救了,下一次还指不定是谁被救,只要是在战场上战斗,身为友军,你救我我救你这种事,根本就不可能杜绝。

但是冯君压根儿没有想到,又过两天,青平居然来找他商量:他想指导罗兰修炼!

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他有点懵,“这一方世界根本就没有灵气,你打算指导她什么?”

他根本不提灵植道功法的事,青平敢这么做的话,灵植道自然有执法长老出面,事实上就算他传授一些自己得来的功法,玄黄和元罡两门的执法者,也会让他承担后果!

反正晨阳真仙听说之后,虽然也是一脸的讶异,但是并没有出声。

不过青平也表示,自己不是被什么情绪冲昏了头脑,而是觉得这个世界的人族个体战力堪忧,他希望提升一下他们的肉身战斗力——起码是想提升罗兰的战斗力。

她是他和晨阳的救命恩人,但是本身她的遭遇是非常惨的,都要战死了,幸亏哥哥救了她,而她的哥哥却因此死于非命,她也好悬就救不回来了。

青平没有打算传授自己掌握的任何功法,但是提升战斗力……还可以有别的方式。

比如说,得自其他异世界的修炼手段,天琴修者征战的异世界远不止十来八个,其中一些智慧种族的战斗手段,也曾经给天琴的修者带去各种的麻烦。

天琴修者是骄傲的,但并不会盲目自大,从那些智慧种族中发现新的有效攻击手段的话,也会考虑合适不合适用在自家身上。

事实上自打征战异世界以来,天琴修者的攻击手段也在不停地丰富着,学习会使人进步。

然而话又说回来,天琴修者看得上的东西真的不多,所以各家对异世界外族的修炼体系,也没有多少兴趣关心。

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(本章完)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